ad
当前位置:主页 > 养生中国 >

测试脑年龄:哈尔滨“壶王”李玉祥:39年收藏3000多个酒壶

作者:江海健康网发布时间:2019-06-03浏览:

哈尔滨“壶王”李玉祥:39年收藏3000多个酒壶

生活报记者周际娜 文/摄

今年60岁的冰城市民李玉祥,可能是这座城市里最怕地震的人之一,一点儿轻微的晃动都会让他神经紧绷。

5月18日清晨的松原地震,着实把他给震着了。他的第一反应,是跑去查看自家的酒壶摔没摔坏。在确定宝贝们无恙后,这才松了口气……

李玉祥的紧张不无道理。在过去的39年时间里,他在全国各地搜罗了3000多个酒壶,还把自己家变成了酒器收藏馆。上至春秋战国的陶制酒罐下至现代的“八大名酒”,藏品囊括古今中外。他不但被国内的收藏爱好者称为“壶王”,还曾被世界纪录协会授予证书,创下过“世界上收藏酒壶最多”的纪录。21日下午,生活报记者走进了李玉祥的“宝樽苑”。

39年前到同事家吃饭 一个锡制酒壶让他爱不释手

“酒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李玉祥对《水浒传》里的这句话可谓感触颇深。在他家,“碰瓷”是最容易的,客厅、卧室、厨房的八九个展柜上,铺天盖地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壶。一进门,便让记者有些不知所措,如同大象闯进了瓷器店。

“这些都是我最近刚收的,家里都快摆不下了,还没来得及整理呢。”李玉祥指着地上一个敞开的快递箱子,对记者笑道。

李玉祥曾当过25年警察,后来病退改做生意。他坦言,自己年轻时挺爱喝酒,自打做了心脏支架手术,便很少喝了。眼下虽然没了酒瘾,却成了个“网瘾患者”,为了浏览收藏酒壶的信息,他每天上网至少三四个小时,近些年平均每年花五六万买酒壶。

他最初收藏酒壶纯属偶然。1980年,李玉祥到同事家吃饭,席间,同事拿出了一个古朴的锡制酒壶。他一眼就相中了,而且爱不释手,对方便很大方地送给了他。此后,李玉祥一发不可收拾,正式开始收藏酒壶。

“以前工作忙,没有太多精力到各地收壶,只能周末到哈尔滨的古玩市场逛逛,前二十多年大概收藏了100多个壶。”李玉祥回忆道。

哈尔滨“壶王”李玉祥:39年收藏3000多个酒壶

李白壶

哈尔滨“壶王”李玉祥:39年收藏3000多个酒壶

八仙壶之铁拐李

哈尔滨“壶王”李玉祥:39年收藏3000多个酒壶

寿星鸳鸯转心壶

淘遍30个城市古玩市场 藏品曾创下“世界之最”

大规模收壶是在2005年,那一年,李玉祥开始做买卖,时间更自由了,却一头栽进了壶里。

李玉祥家里有3000多个壶,每个壶在哪儿买的,价钱多少,他都记得特清楚。北京的潘家园、天津的沈阳道、长春的大世界……这些古玩城的展柜和地摊前,都曾出现过李玉祥的身影,他足迹遍布国内近30个城市,却很少去景点“打卡”,把大量的时间都花在了古玩城和旧物市场里,每到一个地方,心里想的都是:“这回我能淘到哪种壶呢?”

明代张岱曾说“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这些年,李玉祥把所有的深情和积蓄都给了酒壶,妻子和女儿却挺支持他。

妻子关书丽用“废寝忘食”来形容丈夫对收藏酒壶的痴迷,“有些壶他不买下来就吃不下饭,经常折腾到下午三点才吃午饭,夜里11点还在网上研究买壶的事儿。有时候听说哪个城市有他喜欢的酒壶,买卖也扔下不做了,买火车票就去了……”

2013年,李玉祥带着钧瓷侍女壶、李白壶、八仙壶等50件藏品,受邀去香港参加展览,由于怕飞机托运碰碎了宝贝,关书丽陪着丈夫一路坐火车去的,还客串了一把“搬运工”。

“人这一辈子能有个特别痴迷的爱好挺好的,既然他真心喜欢,我就支持呗。”关书丽笑道。

这一年,李玉祥还有个收获,他被世界纪录协会授予证书,创下了“世界上收藏酒壶最多”的纪录。

哈尔滨“壶王”李玉祥:39年收藏3000多个酒壶

哈尔滨“壶王”李玉祥:39年收藏3000多个酒壶

穿越时空的仪式感 “非酒器无以饮酒”

李玉祥的家古意盎然,在他的酒壶展柜间徘徊,如同穿越千年,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摸摸那粗粝的陶制酒罐、带着锈痕的百年铁环,仿佛轻轻随手一抹,拂去的是民国时的灰尘……

李玉祥说,他收藏酒壶,不仅是因为它们好看,更让他着迷的,是酒壶背后的那些典故和文化。辽代的鸡腿壶上粗下细,储酒时下半部分埋在土里;宋朝的倒流壶构造奇特,需要把壶倒过来注酒,放正后才能倒出;民国的“三镶壶”颜值颇高,壶盖、手柄、壶嘴都镶着玉……

“非酒器无以饮酒”,李玉祥感慨道,古人喝酒非常讲究,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特别有“仪式感”。酒壶除了造型精美,有些还暗藏玄机,让人忍不住惊叹古人的巧思与智慧。比如一度失传很久近代又找回来的鸳鸯转心壶,这种壶经常出现在武侠小说里。李玉祥提着一个寿星图案的鸳鸯转心壶,当场给记者演示了一下,它可以同时装两种酒,按住寿星的“肩膀”出一种酒,按住手柄底部则出另一种酒。此外,他还收藏了很多造型各异的温酒壶,它们跟东北的气质很搭,让人忍不住想要“温酒一壶等雪来”。

李玉祥说,每每在家里独自把玩这些酒器时,他会在脑海中想象酒器主人跟家人、朋友把酒言欢时的场景,他猜想,这些小小的物件里,一定盛放过很多美好的记忆……

哈尔滨“壶王”李玉祥:39年收藏3000多个酒壶

春秋战国时期的酒罐

哈尔滨“壶王”李玉祥:39年收藏3000多个酒壶

锡温酒壶

哈尔滨“壶王”李玉祥:39年收藏3000多个酒壶

意大利酒壶

一款酒壶曾追寻十多年 入手后激动到睡不着觉

这些年,李玉祥在买壶时遇到过不少惊喜,但他更喜欢把这叫做“缘分”。他有一个胭脂红酒壶,是民国时期一位罗姓大师的作品,这壶是他在湖北买的,没想到几个月后,他在湖南遇到了一个与之相配的托盘,图案和颜色几乎一模一样,一看就是同款。他难掩兴奋地向记者展示,笑着说:“你说巧不巧?”

当然,这位行家也没少捡漏。比如,曾有位卖家在网上卖塑料壶,李玉祥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哪里是塑料,分明是难得一见的漆器壶!”他得意地说,还有一次,自己竟然在一个旧书网上淘到了一个鸡形釉下彩瓷壶,“这种壶以前卖3500元,当时我没舍得买,这回花80块钱买的”。

最让他激动的,是去年终于得偿所愿,买到了一个苦寻十多年的德化酒壶,他之前在收藏杂志上看到过照片,一直没买到,把壶买回家后,他激动得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睡着了,又半夜起床看壶。

此外,李玉祥还收藏了不少外国的酒壶。美国带镜子的酒壶、法国的骑士酒壶、希腊的花卉执壶、意大利的水晶壶,越南的黄花梨酒壶。他向记者展示了一套青瓷酒具,酒壶的底款是外文,且只配了三个小酒杯。这是2017年,他从北京卖家手里买来的,第一感觉是“器形看着很规整,市面上不多见”。卖家也不差钱,要价才100块钱,主要是为了给这套酒具找一个懂行的主人。付完钱后,对方给他讲了酒壶背后的故事。这位卖家的父亲是国内知名的整骨专家,上世纪70年代曾给某国领导人看病,诊疗效果很好,为了表达感谢,便送了这套相当于国礼的酒具……

李玉祥的藏壶人生仍在继续,正如他给自己写的收藏语:“酒醉人,历久弥香;壶亦醉人,且一醉不醒。”

ad
ad
ad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