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药店 >

别惹大魔王:“君王非寡恩,百姓有奇缘”,古代的流放制度其实是造福了边疆

作者:江海健康网发布时间:2020-06-07 07:21:24浏览:

网友评论:

“不韦迁蜀,世传《吕览》;屈原放逐,乃赋《离骚》。”——汉·司马迁《报任安书》

流放制度是指古代将罪犯放逐到边疆地区的刑罚手段,是古代法律典刑中具有重要地位,在中国历史上由来已久。古人普遍怀有强烈的乡土观念,所以被发配流放可以说是一种仅次于死刑的残酷惩罚,从身体和精神上都是对罪犯的一种极大的摧残。关于流放制度,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于《尚书》,后经历朝历代发展,成为古代统治者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

“君王非寡恩,百姓有奇缘”,古代的流放制度其实是造福了边疆

“流放”:惩治罪犯与“宽刑省法”的折衷方案

古代的刑罚措施多种多样,不同时代的刑罚体系具有不同的特点,总体上从野蛮落后向文明慎刑发展,其中的演变过程折射出社会生产力的进步。流放制度虽然出现的时期较早,但一开始并没有大量运用于司法实践当中,而是作为刑罚体系之外的一种“律外之刑”而存在,具有很大的随机性,往往根据执政者的主观意向随时发生变化。

流放制度最早见于春秋时期的儒家经典《尚书》,书中将“流放”定义为对本该处以死刑罪犯的一种宽宥。这一时期的史书典籍中,常见到“流”、“放”、“窜”等字眼,都有流放的意思,但与隋唐时期的刑罚有着本质的区别。

早期的流放没有被纳入国家法律,因此也没有明确的名称,一般是将罪犯驱逐出国境之外,而非国内的边疆地区。

“君王非寡恩,百姓有奇缘”,古代的流放制度其实是造福了边疆

隋朝时,统治者开皇律,确立了“笞、杖、徒、流、死”的五刑,流放制度才第一次正式纳入国家法律。《唐律疏议》在此基础上加以整理和改良,形成了固定的刑罚流程,自此一直沿用至晚清灭亡。

人类是一种社会动物,从远古时期开始很早就过起了茹毛饮血的家族群居生活,在那个时候,如果有家族成员犯错,就有将其驱逐的传统。在古代农耕社会,土地是人们赖以生存的第一要素,而与家人的精神交流则对于生活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脚下的土地,宗族的血缘,这是中国心中最为重要的两样东西,直到今天仍然根深蒂固。

而流放恰恰是将罪犯发配到千里之外的边远地区,远离故土和亲人,无疑是对其身心的巨大打击。另外,边远地区一般环境较差,文化、医疗等各方面水平也与城市有着天壤之别,交通和通讯也很不方便,被迫去到这些地方生活也是一种莫大的折磨。所以说,在中国古代,除了死刑,流放就是最为残酷的刑罚手段了。

“君王非寡恩,百姓有奇缘”,古代的流放制度其实是造福了边疆

说到“流放”,不可不提的一点就是影响华夏文明千百年的儒家思想,自汉武帝“独尊儒术”开始,孔孟学说正式取代诸子百家成为整个社会为人处世的最高准则,甚至成为后世国家立法的根本原则。统治者在建立完善国家司法体系的同时,必须要兼顾儒家所提倡的“仁政慎刑”,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统治者的“宽刑省法”能够彰显其好生之德,以笼络民心、巩固统治。

所以,除非是犯了十恶不赦、天怒人怨的大罪,一般的死囚很多都是以流放处理,这样既达到了惩处罪犯的目的,令其孤立无助、难以生事,又能够赢得老百姓的拥戴。

“流放”的客观影响:将中原先进的技术、思想和文化带到了偏远的边疆,促进了民族文化的交融和边疆地区的发展

  • 促进地域文化的交融

古代被流放者虽说大多犯了不可饶恕的过错,但也在客观上促进了各地域之间文化的交流与融合。

古代的流放地大都是蛮荒落后的苦寒烟瘴之地,大量的流放者从中原地区被押解过去后,也将先进的技术、思想和文化传播给那里的人们,形成了巴蜀文化、荆楚文化、河套文化等多种独具特色的传统文化,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岭南文化。

“君王非寡恩,百姓有奇缘”,古代的流放制度其实是造福了边疆

唐朝时期的名相李德裕极受后世推崇,近代梁启超将其与管仲、孔明等人并称为“中国封建社会六大政治家”,李商隐甚至将其誉为“千古良相”。他出身书香门第,饱读诗书、胸怀大志。自门荫入仕,做过监察御史、翰林学士、兵部尚书,历辅四朝天子,一朝为相,位极人臣。

但是,宪宗年间朝廷爆发了著名的“牛李党争”,以牛僧孺和李宗闵为首的两大阵营为了争夺权势明枪暗箭地进行了近40年的斗争,最终双方两败俱伤,大批官员纷纷遭到罢撤,而李德裕就是其中一位。

当年的李德裕被流放到海南岛时,面对渺无边际的苍茫大海,疲倦失意、心灰意冷,发出了“一去一千里,千知千不还”的感叹。李德裕之后,唐宋两朝又有大批忠君爱国的仁人志士遭到排挤迫害来到海南岛,满腹经纶的他们在这片蛮荒之地留下了历史的足迹,也留下了无数的诗词歌赋,开创出灿烂辉煌的岭南文明。

在今天海口的五公祠,你仍然可以看到这样一幅对联:“唐宋君王非寡恩,琼崖百姓有奇缘”。

“君王非寡恩,百姓有奇缘”,古代的流放制度其实是造福了边疆

  • 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

黑龙江北部广袤的平原地区历来被称为“北大荒”,这里自古以来无人开垦,人迹罕至。但是,今天的北大荒却是中国最大的粮食产地之一,“捏把黑土冒油花,插双筷子也发芽”,变成了真正的“北大仓”。这一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然离不开五十年代中国农民的辛勤开垦,但鲜为人知的是,最早开发这片贫瘠土壤的却是历史上那些遭到流放的人。

古代的北大荒“地无禾黍,以鱼代食”,可以说真的是一穷二白,千里之内找不到一个人影。后来,许多触犯条律的人被迫来到这里生活,他们将中原地区先进的耕种技术运用在东北地区,这里的土地上逐渐生长出各种各样的粮食和蔬菜。

清末的林则徐晚年曾被流放到新疆伊犁,但他人老志不老,亲自下田,在阿克苏、叶尔羌等地进行广泛深入的考察,主持修建水利、开垦荒地,还挖掘了至今仍在使用的“坎儿井”,使伊犁水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造福一方百姓。

“君王非寡恩,百姓有奇缘”,古代的流放制度其实是造福了边疆

  • 散播科学教育的种子

今天的新疆在古代被称作“西域”,这里在明清时期曾是主要的流放地之一,而流放至此的官员往往会对当地的风土人情进行全面的考察,同时将中原地区先进的文化知识和教育理念传播给当地的人们。

清朝著名政治家纪晓岚曾被天子革职,在乌鲁木齐生活了两年。在这段时间里,他广泛考察新疆的地域条件和历史沿革,并将观察得到的结果写入自己的诗作中。前后得诗一百六十首,汇编成《乌鲁木齐杂诗》,内容涵盖典制、民俗、物产等多个方面,细致详尽,成为今天研究新疆风土人情的重要文献。

林则徐发配新疆时,用大车装了满满二十车的书,带去了中原地区的先进知识。如今的新疆地区歌舞升平、文化繁荣,逢年过节之时各类庙会、灯谜、舞狮、戏曲令人目不暇接,这都与历史上的民俗传播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君王非寡恩,百姓有奇缘”,古代的流放制度其实是造福了边疆

屈原:忠臣失意,流放江南,终为“大国之梦”殉葬

相传端午节是为了纪念楚国大诗人屈原而设立的,在每年的这一天,家家户户团聚在一起吃粽子、祭祖先,有些地方还有赛龙舟的习俗。

屈原是战国时期杰出的政治家、文学家,他的《离骚》和《九歌》是中国古代浪漫主义文学的巅峰。他从小博闻强识、胸怀大志,长大后辅佐楚怀王,任三闾大夫,对内选贤举能,对外联齐抗秦,忠心耿耿,鞠躬尽瘁。

但是后来,他遭到了楚国贵族背地里的攻讦和诽谤,丧失信任、逐步被贬。楚怀王死后,他被流放到江南一带。强大的西秦经历商鞅变法和张仪连横之后益发强大,各诸侯国之间却尔虞我诈缺乏信任,最终一个接一个地被强秦所吞并。当楚国都城郢都被秦军攻破后,屈原悲愤欲绝,在五月初五毅然投入汨罗江中,心甘情愿为他的“大国之梦”殉葬。

“君王非寡恩,百姓有奇缘”,古代的流放制度其实是造福了边疆

当地的百姓得知这个消息后,哀恸不已,因为担心江里的游鱼啃食他的身体,纷纷冒着大雨划船行江打捞他的尸体,还拿出许多糯米团投入江中以饱鱼腹。这就是今天端午佳节吃粽子、赛龙舟习俗的由来。屈原以其忠贞爱国、隽逸妙才享誉中外,为世人久久传颂。

结语

从苏武牧羊“鸿雁传书”,到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从海瑞的“青天罢官”,到林冲的“逼上梁山”......古代的“流放”制度一方面是统治者巩固政权的有力武器,另一方面也成为许多文人才子失意落魄后的去处。他们来到边陲地区,或吟诗作赋、传播文化,或戍守边关、保家卫国,将自己的才华播撒在边陲之地,推动了边疆地区的繁荣发展,留下了无数动人的传说。


参考文献:

《尚书》

《史记》

《唐律疏议》

别惹大魔王
ad
ad
ad
ad